郵寄香港
【郵寄香港】“上岸”漁民黃達明的新“江湖” 手機標題
加入長江重慶江津段護魚志願隊後 ,黃達明從漁民變成一名保護生態的護魚隊員,有了新“江湖”。
清晨,黃達明來到位於重慶市江津區珞璜鎮的石樑壩碼頭,他今天的工作是巡查珞璜鎮沿江一帶,查看這些地方是否有人非法捕撈。因為剛下過雨,江裏的水還泛着渾濁。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清晨,黃達明來到位於重慶市江津區珞璜鎮的石樑壩碼頭,他今天的工作是巡查珞璜鎮沿江一帶,查看這些地方是否有人非法捕撈。因為剛下過雨,江裏的水還泛着渾濁。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走上護魚船,給船加滿汽油,他準備開始今天的巡邏。“護魚六年多了,雖然沒有固定的工作時間,但是隻要一有線報,不管是深更半夜還是正午時分,我和隊友都會第一時間出發。”黃達明説。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走上護魚船,給船加滿汽油,他準備開始今天的巡邏。“護魚六年多了,雖然沒有固定的工作時間,但是隻要一有線報,不管是深更半夜還是正午時分,我和隊友都會第一時間出發。”黃達明説。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黃達明今年57歲,從小在長江邊長大的他,10多歲時就隨父親上船打魚。六年前,黃達明還在以打魚為生。當時,他發現這些年非法電魚的人越來越多了,他們不分白天和黑夜,這撥走了那撥又來。於是,他加入了剛剛成立的長江重慶江津段護魚志願隊,從漁民變成了一名保護生態的護魚隊員。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黃達明今年57歲,從小在長江邊長大的他,10多歲時就隨父親上船打魚。六年前,黃達明還在以打魚為生。當時,他發現這些年非法電魚的人越來越多了,他們不分白天和黑夜,這撥走了那撥又來。於是,他加入了剛剛成立的長江重慶江津段護魚志願隊,從漁民變成了一名保護生態的護魚隊員。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小時候,每次出船都有幾十斤的漁獲,最多的時候,一天能打上來200多斤魚。但是,最近幾年,打魚卻越來越難,能打三五斤都算不錯,很多時候甚至一無所獲。”黃達明説。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小時候,每次出船都有幾十斤的漁獲,最多的時候,一天能打上來200多斤魚。但是,最近幾年,打魚卻越來越難,能打三五斤都算不錯,很多時候甚至一無所獲。”黃達明説。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眼看着江裏的魚快被電光了,黃達明心裏很着急。兩年前,他上岸後,開始全身心投入到護漁中。位於江津珞璜長江大橋以上的115公里自然江段,氧氣充足,水流湍急,是長江鱘、娃娃魚等珍稀水生動物的家園。黃達明的家就在這個範圍內,這一帶也是他們每天巡護的地方。看到有人將魚網埋入江邊,他拿着刀立馬靠岸下船,“我去把繩子給他割了,看他還怎麼打。”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眼看着江裏的魚快被電光了,黃達明心裏很着急。兩年前,他上岸後,開始全身心投入到護漁中。位於江津珞璜長江大橋以上的115公里自然江段,氧氣充足,水流湍急,是長江鱘、娃娃魚等珍稀水生動物的家園。黃達明的家就在這個範圍內,這一帶也是他們每天巡護的地方。看到有人將魚網埋入江邊,他拿着刀立馬靠岸下船,“我去把繩子給他割了,看他還怎麼打。”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在黃達明看來,當了護魚隊員後,作息時間和之前不一樣了。但更大的不同是,從以前老想着怎麼捕魚,變成了開始思考如何保護魚。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在黃達明看來,當了護魚隊員後,作息時間和之前不一樣了。但更大的不同是,從以前老想着怎麼捕魚,變成了開始思考如何保護魚。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説話間,黃達明發現岸邊有一張地籠網。他迅速將船靠岸,下船收網。“這兩年護魚還是很有成就感的,因為我們的巡護,現在非法捕魚的人越來越少了。以前出去收一次網,有時候兩個船都裝不下,但是,我們今天巡查了一個多小時,只發現了一張地籠網。”黃達明説。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説話間,黃達明發現岸邊有一張地籠網。他迅速將船靠岸,下船收網。“這兩年護魚還是很有成就感的,因為我們的巡護,現在非法捕魚的人越來越少了。以前出去收一次網,有時候兩個船都裝不下,但是,我們今天巡查了一個多小時,只發現了一張地籠網。”黃達明説。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收網的時候,黃達明看見網裏有幾隻小魚,他趕緊把魚兒放生了。再轉頭,還有一隻小蝦,黃達明也把它放入了江中。“別看我現在順利地就把網收走了,還有很多時候我們是要和非法捕魚者鬥智鬥勇的。有一年禁漁期,我們在巡護攔截非法捕魚船時,被偷捕者叫來十多人圍攻,隊長的頭被鵝卵石砸破,鮮血直流。至於警告、恐嚇、威逼、利誘,那就更是家常便飯了。”黃達明説。 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收網的時候,黃達明看見網裏有幾隻小魚,他趕緊把魚兒放生了。再轉頭,還有一隻小蝦,黃達明也把它放入了江中。“別看我現在順利地就把網收走了,還有很多時候我們是要和非法捕魚者鬥智鬥勇的。有一年禁漁期,我們在巡護攔截非法捕魚船時,被偷捕者叫來十多人圍攻,隊長的頭被鵝卵石砸破,鮮血直流。至於警告、恐嚇、威逼、利誘,那就更是家常便飯了。”黃達明説。 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每次查收非法漁具時,黃達明都要用手機記錄下現場,並把這些信息發送至護魚隊的負責人彙總。這些記錄,既方便護魚隊的其他隊員瞭解情況,又方便接下來進行復查。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每次查收非法漁具時,黃達明都要用手機記錄下現場,並把這些信息發送至護魚隊的負責人彙總。這些記錄,既方便護魚隊的其他隊員瞭解情況,又方便接下來進行復查。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做完這一切,黃達明準備下船回家。“要去地裏看看,幫着老婆一起幹農活。每年種地有些收入,加上之前退捕上岸的補貼,現在日子過得還不錯。”黃達明説。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做完這一切,黃達明準備下船回家。“要去地裏看看,幫着老婆一起幹農活。每年種地有些收入,加上之前退捕上岸的補貼,現在日子過得還不錯。”黃達明説。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人家偷魚,他們護魚,相當於斷了偷魚者的財路,難免招來報復。所以,黃達明的老婆最初並不同意他做護魚人。但是,拗不過黃達明的堅持,她慢慢就接受了。現在每次出門前,她都會給黃達明準備好衣服和食物。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人家偷魚,他們護魚,相當於斷了偷魚者的財路,難免招來報復。所以,黃達明的老婆最初並不同意他做護魚人。但是,拗不過黃達明的堅持,她慢慢就接受了。現在每次出門前,她都會給黃達明準備好衣服和食物。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我為什麼要堅持?因為我是看着魚兒長大的,看着它們遭罪,我心裏難受。”黃達明説。今年4月1日,重慶市珍稀特有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處與護魚隊簽訂購買服務合同,護魚隊利用這筆資金,給隊員們購買了五險,另外還給每人每月發放500元補貼。這讓他們護魚時,腰桿更直了、底氣更足了、也更有安全感了。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我為什麼要堅持?因為我是看着魚兒長大的,看着它們遭罪,我心裏難受。”黃達明説。今年4月1日,重慶市珍稀特有魚類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處與護魚隊簽訂購買服務合同,護魚隊利用這筆資金,給隊員們購買了五險,另外還給每人每月發放500元補貼。這讓他們護魚時,腰桿更直了、底氣更足了、也更有安全感了。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我現在想的是把護魚這個工作一直做下去,把它做好。我希望看到魚兒一天比一天多,生態環境一天比一天好,我們的家園一天比一天美。”説話的間隙,黃達明又開動了船,新的巡查又開始了。 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112

“我現在想的是把護魚這個工作一直做下去,把它做好。我希望看到魚兒一天比一天多,生態環境一天比一天好,我們的家園一天比一天美。”説話的間隙,黃達明又開動了船,新的巡查又開始了。 新華網 馬天龍 攝 陳雨 文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